磨床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磨床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一个富二代眼中的温州劫

发布时间:2021-02-01 16:53:42 阅读: 来源:磨床厂家

一个富二代眼中的“温州劫”

中新网温州1月1日电 早上从家里出门,开着车到温州鞋都二期的工厂,巡视一遍整个厂房,然后回到自己目前的工作岗位开发部,从事最基层的工作。这就是27岁的温州奥得利鞋业有限公司接班人朱闽每天的生活。  在朱闽的朋友眼中,他常常被贴上“年轻有为”的标签。在工厂的高管面前,他是一个虚心请教的学生。在普通工人眼中,他是一个没有架子的小老板。只有他自己清楚,自己身上所背负的压力。  常年在意大利经商的华侨父亲留给朱闽的,除了一家目前两百人规模,主营外贸的鞋企和富裕的生活,更多是一份“接棒”的责任。  第一劫:大好产业所托非人  朱闽家的鞋企是从1992年的一家普通小作坊起步的。“当时做皮鞋赚钱快,父亲和阿姨一起创办了这个鞋厂,员工才几十个人。我们当时就定位在外销,主要做罗马尼亚的红龙市场。”  与温州大部分的小企业一样,父承子业的朱闽,在2005年以接班人的身份进入企业,从一个普通的文员岗位开始,逐渐熟悉这份父辈打拼下来的产业。朱闽的父亲则把更多时间放在国外,拓展海外市场。  “我选择了接棒,但是我身边很多朋友,并不喜欢他们父母的事业。对于引进职业经理人来管理,很多小企业没有这个实力,也没有这个魄力把企业交给外人。”朱闽认为,如何培养好接棒人,会成为温州企业未来的一大“劫”。“不要看现在家大业大,碰上没有能力的接班人,家业败落下来是非常快的。创业难,守业更难!” 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。“接班过程中,我觉得最困难的是掌握制鞋的工艺。作为管理者,你必须要懂行。”朱闽开始一方面虚心向“老人”求教,一边随时关注海外的信息。  第二劫:海外经济萧条波及企业  春江水暖鸭先知。身在其中的朱闽,也更加清晰地感受到温州鞋企面临的机遇和“劫难”。“我记得最好的时候是2009年到2010年初。那时候欧元兑人民币的汇率还比较高,而且我们的订单非常多,到了根本做不完的地步。工人的规模一度达到了五百多人,生产线更是开到了九条。”  然而,从2010年下半年开始,形势突然逆转。  “随着欧元不景气,我们的订单锐减,客人也越来越少。与2009年同期相比,足足减少了20%。最后只能裁员,把工人规模缩减到两百人,生产线缩减为4条。”与温州大部分企业面临着相同的问题,最让朱闽头痛的是资金链的紧张。“随着欧洲次贷危机的到来,作为鞋企最大客户源的华侨们,受制于资金链紧张也开始拖欠货款。”  第三劫:工人难招更难管  对于传统制造业的鞋业来说,招工难和劳动力成本上升,同样让朱闽举步维艰。“过一个年回来,只有不到一半的工人会回来,大部分还是要重新招聘,重新开始培训,无形之中增加了开支。”  在借鉴同行做法后,朱闽开出了自己的优惠条件:工资增加一百,提供安装了空调的住宿,为老员工买好回家的火车票。对于能够回家招聘工人的老员工,每招聘一个人,就给予一定的物质奖励。  “这些措施是从去年开始实施的,的确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。”不过,朱闽烦心的并不只有这一件事情。  身为80后的朱闽,已经在为90后员工而头疼了。“以前的工人,为了加班费会拼命加班,对于现在的员工来说,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。到了时间点就下班,宁愿少赚一点。而且,他们会挑厂,如果你提供的住宿没有空调,就很难招到工人,哪怕你工资开得比别人高。”  第四劫:民间借贷难舍难分  对于朱闽来说,最近最关注的就是温州老板跑路的事情。  早在今年4月,温州老板“跑路”事件就不时见诸报端。半年时间,温州发生80多家企业老板失踪、公司关门、员工讨薪事件。其中9月份,就有20多起。  4月初,江南皮革有限公司董事长黄鹤逃往国外,该公司3亿债务悬疑,涉及债主已登记的就有101家,总额为1.37亿元。另外牵涉到的银行有10家。9月20日,信泰老总胡福林留下20多亿债务出走。9月27日下午,温州正得利鞋业有限公司老板沈某从温州市区顺锦大厦22楼家中跳楼身亡。  朱闽开车载着记者从信泰门前经过,看着冷冷清清的厂房,踩了个急刹车。“在信泰出事情前,我一个朋友家里还差点借钱给他。现在朋友回想起来,就万分庆幸。银行现在贷款难,很多时候只能靠着民间融资。但是,风险太大了!”  “我一直很看好中西部,那边政策好,劳动力成本低,也许是一个出路。”对于离开温州,朱闽一直没有考虑好。“我舍不得这个城市,这里是我的根。”

甘肃公务员

张掖三支一扶考试

甘肃三支一扶考试岗位表

相关阅读